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五十八章 禅房花木深(十三)

          作者:森囚|发布时间:2018-10-25 13:40|字数:1198

            汪勖踹开许介平的房门时,他正在尝试着脱离“自己”的束缚。

            许介平把自己绑在了床上。

            汪勖眯眯眼,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拿起注射器。

            许介平啐了口唾沫:“呸!你个小瘪三,有种和老子单挑。”

            汪勖并不气恼,脸上除了一点不耐烦外再?#24202;?#20986;别的情绪,继续着他手中的动作。

            许介平在发现自己有双重人格的这些年里,也尝试着去治疗,尽量让自己面对阳光,那?#38382;?#38388;他跟着汪勖,像个跟屁虫,除了孙义远和汪勖,他谁也不认。

            汪勖一开始对他只是好奇。

            长的那么好看的人为什?#24202;?#23545;人笑一笑呢?

            老师明明教过他们,要懂得微笑。

            然后他试着去接近许介平,在某一个午后,他发?#20013;?#20171;平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与人争吵。

            他透过门缝去看,只有他一个人在大吵大闹,脸?#31995;?#34920;情千变万化,他不断撕扯自己的头发,甚至用头去撞墙,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

            小汪勖十分惊恐,打算赶紧跑的时候,一转身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

            心跳在那一?#24067;?#20572;止了几秒。

            那人似乎并不意外他的存在,伸手便推开了门。

            院内,许介平缩在一个角落里,衣服碎片、头发、血、鼻涕、眼泪混杂在一起,汪勖这才看清他身?#31995;納撕郟?#36825;不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

            小汪勖:“老师……他……”

            来人正是孙义远,他心疼地看着蒋许介平,不管这些腌臜,把他打横抱起来,送进里屋。

            孙义远坐在床前替他包扎枪口,“害怕吗?”

            他问的是汪勖。

            汪勖低?#25151;?#30475;许介平,他浑浊的双眼里没有焦点,全身都是血迹,身体还在轻轻地颤抖。他捏住衣角,像个准备?#20843;?#30340;战士宣誓:“不害怕。我不害怕他,我想?#36864;?#20570;朋友。”

            不知是不是他的幻觉,床上人的眼睛似乎?#24067;?#26377;了光彩。

            孙义远看了他一眼,笑着摸摸他的头发,“那你帮我保护他好不好,老师太忙了,没办法时刻待在他身边。”

            汪勖拍拍胸脯:“老师你放心。”

            孙义远把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把他手臂上那些骇人的?#25749;?#20840;部遮住,才抬起头道:“那——拉勾,要做一辈子的?#38376;?#21451;。”

            ……

            汪勖把仅剩的最后一支镇定剂打进他体内,一下把他拍晕。又出门引了两个他信得过的守卫守着这个房子。

            不仅是防许介平。

            更是在防许甫石。

            黎离的副官也来得很是时候,“报告司令,时任国民军队115师黎离将军旗下副官所带领的先锋部队准备完毕。”

            汪勖点点头,“出发!”

            “是!”

            ……

            苏晚落听完顶着个反光脑袋的烈山的一番“做混混太不景气了,不如做个和尚,要饭也要的体面”的言论之后,?#35835;?#40482;突然驾到。

            苏晚落顿时没了?#20040;?#33487;焕的心情,冷着脸道:“梨园不?#38431;?#20320;。”

            ?#35835;?#40482;很自来熟地坐在椅子上,“大椿木的事情都还没好?#30511;?#35874;我,这还对我发火,是不是不太好啊,没丢你师父的面子吧?”

            扯上余温,她的面色又黑了几分。

            ?#35835;?#40482;?#26377;?#20013;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到桌子上,“我说过,?#19968;?#24110;你,这是一粒药丸,能保命的。”

            “保命??#32503;?#23665;皱?#36857;?#20320;又准备让谁死啊?”

            她一?#22987;紓?#21448;自顾自地离开了座位,出了梨园。

            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来的。

            没有一丝预?#20303;?/p>

            苏晚落接起来,那头只有一阵无力地哭声……

            作者哔哔哔:v章得两千字,我生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