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22836;?#24110;助您解决。?#22836;Q。

          第十章 飞头蛮(11):蛮毒

          作者:木星|发布时间:2018-10-25 16:30|字数:2548

            “芦屋道满。”既白说道,“你们不知道吗?猫又告诉过我,他其实是和玉藻前合作的,猫又就是他和玉藻前共同商议之后,派遣给你使唤的。”

            “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白霁大吃一惊,不过未等到他再度追问,哐当一声,始元寺的大门忽然洞开,一阵旋风刮了进来,将毫无准备的白霁扑翻在地,紧接着,一阵惊天的霹雳之声,一道闪电从半空劈下来,直接击中了白霁的左肩,他立刻被?#19981;?#22312;一旁的供台上。

            封印册从他手上脱落。

            既白赶紧起身,想要将封印拿到手,可是已经晚了,一只手将封印一把抓了起来。

            他抬头一看,来者现出了真身。

            “你——”

            白霁在身后惊讶大叫,指着偷袭他的人说不出话来。

            是落白。他得意洋洋翻看着册?#21360;?/p>

            “我的主人,多谢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到手了。”

            ---------------------------------------

            居然是落白,白霁的式神。

            “你究竟是谁?”

            白霁已经起身了,气喘吁吁按着肩膀,那里刚才被落白打中了,此刻正不断涌出鲜血。

            “你终于发现了,不是吗?”

            落白发出嘲讽的笑声,伴随着他的笑容,他的脸开始起了变化?#21512;?#26159;被什么烫融化了一般,整张脸变得像软泥一般,紧接着,他的脖子开始不断伸长,变得像蛇身一样,脑袋开始?#27809;?#20986;一个魔罗的样?#21360;?#25972;个人散发出一股阴森森的恐怖气氛。

            白霁皱着眉头:“原来是你——我记得你不是在道满手下办事的吗?为?#25105;?#20551;冒落白?#31354;?#30340;落白去哪了?”

            假扮落白的人便是东瀛的一种妖怪,名唤飞头蛮。有着长长的脖颈,喜爱夜晚出动,能够?#27809;?#26415;捕捉人类。曾被芦屋道满降服,安排在其手下办事。

            假落白歪着脑袋,笑了。

            “其实我很疑惑,为何你这么晚才发现这个事情。真的落白根本就没有来到洛阳,一直都是我,在帮你做事。这百鬼封印,就当做这么久以?#27425;?#30340;辛苦费吧。”

            “等等!”

            白霁扑上去,但是飞头蛮直接一转,一股旋风升起来,形成一股迷雾,遮住了白霁的去路。最后,伴随着飞头蛮的大笑,寺庙大门直接合上了。

            “你混蛋!”

            白霁大叫一声,可是肩膀的伤口迅速扩大,鲜血涌出来。他一下子没有站稳,跌倒在地。

            “你还?#20882;桑俊?/p>

            既白赶上前来,扶起白霁,仔细检查他的伤口。飞头蛮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法术,白霁的伤口还在不断扩大,且根本止不住。

            白霁咬咬牙,伸出手在肩膀处划着,出现了几条淡淡的金色痕迹,如同蛛网一般开始缠绕,将伤口包裹起来。

            “不行……得将封印拿回来,”白霁喘了一口气,“绝对不能被他们拿走——如果被玉藻前他们夺走了就糟了——”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拿到封印——”既白拉住了白霁,看样子他简直气疯了。

            “这么?#26790;?#23621;然没有发现其中有问题,”白霁好不容易?#25429;?#19979;来,“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猫又。”既白简短说道,“我抓住她的时候,她告诉了我关于她是如何来到洛阳的。她是被芦屋道满选中派往你们身边的。”

            白霁悻悻说道:“那飞头蛮是芦屋道满常用的妖怪,都怪我太疏忽大意了,只顾着照顾晴明了,居然没有想到道满和玉藻前有着这样的联系……”

            既白问道:“这么?#36947;矗?#20320;相信我的话了?”

            白霁点点头:“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没有必要骗我,?#21069;傘!?/p>

            既白扶起白霁,两人坐在贺茂忠行的雕像下。白霁查看伤口,只见其间开始缓缓升腾起青烟。刚才白霁在伤口所施展的咒术?#36335;?#27809;有什么效果。

            “怎么会这样?”

            “飞头蛮刚才攻击我的时候应该用毒了,所以伤口一直没有办法愈合,”白霁?#34892;?#24700;火,“对了,你还有鲛人肉没?”

            既白摇摇头,一边扫了一眼思贝和木青。

            “原来都给他们了,”白霁若有所?#36857;?#38590;怪之前他们被石块击中后伤口都迅速愈合了。对了,你的鲛人肉是黑衣人给的吗?”

            既白点点头。

            白霁喃喃自语:“说实话,我对这个黑衣人的身份感到很好奇,听你的描述,此人应该不是凡人。不然也不会有如此罕见之物。”

            既白耸?#22987;紓?#24573;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此前让你去铁鼠台的人到底是谁?”

            “你不知道吗?”白霁反问道,“送信的人是直接通过朝廷官员送到我们驿站的,因此我也不清楚究竟是谁送的。”

            “这样啊……”

            “不过依照我的直觉,应该是比较了解你们白昼梦的人或者妖,”白霁想了想,“你们白昼梦平日里和什么邪魅有过节吗?”

            “你觉得呢?”既白苦笑道,?#30333;?#20174;我第一次开始收集封印开始,就注定和妖?#32622;?#26377;不解之缘了。”

            白霁?#36153;?#21671;嘴起来,看起来飞头蛮将他?#35828;?#19981;轻。

            “有什?#31383;?#27861;可以止住伤口?”既白问道,“如果?#21069;?#39740;之妖所致,我倒是有办法,可是这飞头蛮我以前从未见过,故此也不知道如何去解毒。”

            白霁摇摇头:“飞头蛮乃芦屋道满所豢养,道满乃精通诅咒术的阴阳师,因此这个伤口只有道满才会有解药。目前我只能控制伤口不再扩散。”

            “那你需要回东瀛吗?”既白说道,“或许晴明可以帮助你。”

            白霁摇摇头:“不行,时间不容许。目前我得先把百鬼封印夺回来。”

            “可是你这样——”

            既白还未来得及争论,白霁便挣扎着站了起来,展开手臂,开始默念咒语,解除在始元寺设下的幻术咒语。不多时,屋内发出飒飒的风声。

            “寺庙外的妖魔应该开始退散了,我会用咒将他们束缚在驿站中,并且我会召唤出新的式神去寻找飞头蛮。”白霁忍着疼痛说道,“不过目前我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结界我已经解除了,原本寺庙中的人会?#21483;?#28044;进来……”

            “木青?#36864;?#36125;呢?”

            “不用担心……我暂时让他们和茨木童子的身体一并待在我设下的幻境?#23567;?#20182;们比这之外更安全……”

            既白扶起白霁,向寺庙外走去。刚进来的时候那密布的乌云已经消失了,?#27934;?#40657;压压的群魔也不见了踪?#21834;?#26082;白发现原先通往寺庙的小路也发生了改变。

            “不要走朱雀大道……我们从小路回去……”

            白霁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既白感觉他的身子开始发软起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驿站。

            “好的,你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知道为何,比起被抢走的封印,既白更担心白霁的安危,他不断说话,以防止白霁忽然睡过去,“我会用草龙将我们直接带过去……”

            这是一种非常奇?#20540;?#24863;觉,昨天?#22815;?#30456;争斗的两人,如今却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两人有了共同对付的东西——难道说,这些大概是因为两人面容相似的?#20498;?#21527;?

            “我知道,”白霁静静说着,在寺庙外呼啸的风声中显得还是比较清醒,“你在?#30097;?#36793;呢……”

            猛然间,一只手攥住了既白的胳膊。

            他猛地惊一跳,以为是飞头蛮又出现了,可是白霁受了伤,自己是不能够和飞头蛮纠缠的。

            他转身一看,居然是羽衣狐。

            她还戴着那张密密实实的面具,轻声说道:“或许,这一次我又可以帮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35选7开奖信息 新开热血传奇私服发布网 云达不莱梅历届阵容 贵州快3走势表 彩票开奖查询双色球 香港赛马会资料免费 gtv网络棋牌直播 中国新年习俗 古墓奇兵APP 2000赛季拉齐奥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