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第四十七章 不讓人省心的傻瓜

          作者:鹿蘇蘇|發布時間:2018-10-26 10:39|字數:2047

            宇文枂揉著太陽穴走到閑云閣門口,焦急的穆清與管家老頭看到他晃來的身影,心中懸起的石頭方才放下,下著小雨,他竟一把傘都未撐,可安然無恙就是好的。

            “公子您沒事吧?可是出了什么事怎地一夜未歸?”

            宇文枂沒搭理他,嘆口氣踏進門檻,“好事!宜春院睡了一晚!”

            穆清的眼珠打轉思考,這意思是府內要迎進當家主母了?又搖搖頭否定,怎么可能?王室四公子怎會被允許帶進府一風塵女子!小妾玩物也是恥辱啊!

            “公子,可拿到想要之物了?”

            宇文枂坐下后手伸過茶壺,又拿起酒喝,穆清戳痛的話讓他生氣了可沒讓他發怒,猛灌一口,感受串聯心扉的灼熱,棒極了的感覺!

            “拿到了,翻墻時手滑打碎了。”

            “公子,現在所有人對閑云閣虎視眈眈。切莫過多飲酒啊。”看著他一直喝,穆清擔心勸戒,卻不小心勾住了宇文枂的怒弦。

            “咚!”的一聲酒壺細口處在他手中握著,身體已被拍在桌案,震成碎片,酒水滑到他的衣襟,拳頭按著碎片,血流在桌子,“所有人?!我宇文枂單槍匹馬到無一人可靠嗎!?”

            穆清被他腥紅的眼睛嚇到,后退了些,心疼手上扎的碎片,低著頭挑眼偷瞄,血流不止!“屬下失言!公子……公子…公子還有嵐公子和月公子兩位摯友。”

            宇文枂抬眼直視,視線蒙上了層薄霧,手握的壺口處可作為武器,他盯著穆清,指頭摳著那個可傷人的硬物,最終將他丟到穆清腳下,深深舒了口氣,“你先出去!”

            “公子,你的手?”

            “滾出去啊!”他起身端起一套杯具一股腦朝他腳邊砸去,再不走真會放點血,他聽命退出,去找藥和繃帶來。

            可剛出門就被屋內的動靜震停了腳步,花瓶碎裂的聲音!砸桌子撕書的聲音!……放置的小擺件能碎的被他摔完,就連床上的被子也丟了!心里想著一個床上躺過的人竟還會有二心?!我宇文枂第一次全心全意待別人到頭來竟是一場有意籌謀的大騙局!下一步你的計劃是什么?栽贓陷害借他人之手除我保你的寧王登上高位?還是你親自動手待我無察覺之時背后給我一刀!?

            他的心徹底崩潰,近二十年來第一次歇斯底里的發泄,過往那些不公正他都生吞咽下,可為何這次?如何強迫自己他的樣子還是會出現在腦海?還都是對他好的那些假象!

            在枕頭邊摸索到一個精致的小瓶,不間歇的動作頓住,這是受傷時他送來的,也是曾親自為他上過藥的證據,由于回憶里的甜蜜畫面與如今事實相差甚遠他握瓶的手一點點用力,把手都攥紅,它竟還堅固不破,“呀!”他終是承受不住,“砰”的一聲落在腳下,它掉下的聲音很不一樣,宇文枂張開濕著睫毛低頭查看。

            穆清的腳步徘徊在門口,聽著動靜想進去關心,又怕公子更加生氣,跟了他這么多年,第一次見他如此!這是發生什么了?

            好不容易動靜停下,他速去取來繃帶與藥,有預感鬧出那般房子都抖了抖動靜的公子定有加了新傷。他才剛回來,未上那三層臺階,宇文枂就出來了,穿著一件紅色衣服,頭發全都束了起來,相比之前的半束成熟了不少,可相對的冷漠臉色也多了些生人勿近的距離感,他眉毛似是皺著,又沒有任何痕跡,眼睛里揮之不去的笑意像是剛才揮灑完全了。唯一沒變的是手上的血還在!

            “公,公子。”穆清試探著叫,才一個時辰的功夫,公子竟大變樣!

            “去見右卿林輔相。”

            “是。”

            “公子你的傷?”他亮出包扎的工具,宇文枂垂眼看自己的右手,只幾處劃傷,他接過一卷繃帶在手上胡亂繞了繞,就出了門,穆清跟著。

            林府附近,無聲跟蹤的風派人向月夜回報,竹園墻外飛進一灰鴿,正在為月夜處理雙手斑駁傷口的雨蕊接信,看完后剛擦過藥的手拍在石桌。

            “胡鬧!”他急的站起身,雨蕊朝他拍過的桌面看,幾粒血滴。

            “公子發生何事了?”

            “宇文枂這個沖動的傻瓜!”他眉頭緊鎖,恨不得擁有瞬間移動的功能在他沒進林府前拽他出來!

            “雨蕊,你去寧王府附近看著寧王動向,若他出府趕在他之前向我匯報,不能讓他知道我去找了宇文枂。”

            “是公子。”雨蕊離開后,他也從后門出府朝林府方向去。

            宇文枂你個笨蛋!林安信他是太子的人,師兄查云淞澤勾結官員時,已得知他把這個一心為太子做事的輔相視為叛徒,在你之后的第二個目標。我如今攻于心計助你頂寧王之位,你卻主動去找太子的人,拉攏?還是示威?宇文枂,不告訴你就是想為你護起一片純凈的天地,所有陰暗由我來做由我來擔!你為何還要親自來淌啊!你可知,你這一見,過往所有隱藏都白費了!太子也會在寧王勢力未退時與他聯合針對你!

            待他氣喘吁吁趕到時,宇文枂已經出來了,是被林府的管家恭敬送出的,月夜在墻邊躲了下,待管家進去才出來,風看到主上的身影放寬了心,可要更加警惕了。

            看到他的打扮,不由得有一瞬遲疑,他什么時候愛如此耀眼的顏色了?太陽下晃的他眼睛疼,而更讓他心疼的是他不再溫柔帶笑的眼波,帶著恨意責怪的打量!

            明明對視了卻故意不看他,從大路另一邊走,穆清想問候的話憋了回去,這才想起今日他提完月公子公子才摔的酒瓶。

            兩雙眼睛擦視而過的那一瞬,月夜開了口,“你去見林安信了?”

            他一聲冷笑,“與寧王共事如此閑暇!月公子竟還有空關心旁人?哦!月公子被安排的公事就是過度關心本公子每一個方面!”

            月夜回頭相對,因他誤解的話語面容苦皺,心疼著他。而他側站的身子絲毫未躲,眼放狠意加了句質問,“不是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