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第三十七章(13)

          作者:以歿炎涼殿|發布時間:2018-10-25 15:51|字數:3532

            那老婦面上顯出種嫌惡,而又迅速消退,道:“是么?這可真是個翻天覆地的說法!卻不知怎么講?”

            南宮雪道:“他……唉,你知道他曾經深愛過一個女孩子的事么?直到他死的那一刻,都始終愛著她,雖說那女孩對他毫無愛意。或者,可說正是為她而死……”

            見那老婦本來渾濁無神的雙眼突然瞪大,似乎對她的故事很有幾分興趣,甚至有幾許急不可耐的焦慮。暗自嘆息,心道:“死者為大,對他生前之事,我本來不該亂發議論……但世人都不懂他,我一心給他平反昭雪,能多挽回他一分的形象,也是好的。”

            于是潤了潤干裂的嘴唇,輕輕開口。她講得很慢,就她所知,依著時間進程,連每處細節都詳盡復述一遍。末了又流下滿臉淚水,道:“你說,像他這樣的人,能稱作壞人么?若他也算是喪心病狂的大魔頭,那么名門正派那些個披著道德外衣,骨子里卻自私虛偽,盡做些見不得人之事的偽君子,又該叫做什么?世上沒有所謂的公平,他正是在渴求公平中,等死的。”

            在她敘述中,那老婦起始還是怒容滿面,直到眉頭緩緩舒展,直至最終,臉上終于也流露出一絲惋惜。道:“姑娘,你如此信任我老婆子,將你跟他的秘密,全都說給我聽了,就不怕我在教主面前告密,對你不利?”

            南宮雪苦笑道:“或許吧,或許我為了保全自己,的確該說些謊言。但在他的面前,我沒辦法……我真的沒有辦法說謊。我想他在天有靈,也會看著我,不會眼睜睜見我落入死地的。是不是?”

            那老婦嘆了口氣,上前來換去了兩枝燃盡的香,道:“你有所不知,我的全家,都是給殘煞星所殺。那還是許多年前的事了……嗯,約莫就是殘煞星這個名號,在武林中風頭最盛的那段時期,人人談之色變。最終全家僅余我一人生存,可惜我身老力弱,又不會半分武功,縱有滿腔恨意,也無法手刃這魔頭,給老頭子和孩兒、兒媳報仇。后來我聽到他的死訊,實是歡喜的了不得。聽說死得很慘,灰飛煙滅,連一塊殘余的尸骨也沒留下。耳中聽來,總是不過癮,便想親眼瞧瞧。于是我沒向旁人說,就獨自一人,連問帶訪的到了這處魔教舊址。說來也是無用,我一個孤老婆子,又有誰會關心我想干什么、到哪里去?我沒見著他的墳,只見著一塊殘破不堪的墓碑。后來七煞魔頭見我對墓碑有所不敬,大發雷霆,本想當場殺了我,最后氣焰卻又軟了下來,說到是‘不愿在他的靈前殺人’,這可有多會找借口!他又說作為懲誡,罰我一輩子看守他的墓碑,給他掃墓上香。最初遷入宮殿的幾日,雖說住在何處,對我已是無所謂。但我丈夫、孩兒的墳上都長了青草,尚自無人吊祭,如今卻要我在此,日夜給仇家守靈?這口氣如何能夠咽下?但七煞魔頭之威,勢不可抗。起初幾日,我總要在他靈位上吐幾口唾沫,又或是將牌位摔下,踩上幾腳,反正只要事后擦凈,他也看不出來……”

            南宮雪面上隱有怒容,柳眉豎起。那老婦緊接著又道:“不過,以后不會再有了。姑娘,我看得出來,你是個好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能得你如此盛譽,想來也不會是個罪大惡極之徒。造那許多殺孽,權且將他當做一個劊子手便是!真正的兇手,還是那幕后指使者。”

            南宮雪應道:“不錯,那是魔教的前任教主。如今他既已死了,你同殞堂主的恩怨,想來亦可兩清。便算是我拜托你,好好為他守靈,好不好?他這一生,實在是夠凄慘可憐了,別讓他死后,再受人玷辱。”說罷雙手合十,在靈位前深深拜了下去。那老婦也學著她姿勢,正色參拜。

            次日,南宮雪正在房中歇息。昨夜屢經大喜大悲,疲憊已極。突然有教徒前來叫門,稱教主有要事召見。初時只道又是經人戲耍,本待不做理會。但等過片刻,卻又想那些人玩這套把戲,昨天剛被拆穿一回,怎樣也不致愚笨至此,再給她依樣畫葫蘆一遍?于是強撐起身,披上外衣,匆匆趕往殿中議事廳。

            進入后卻見廳中僅江冽塵、玄霜與左護法三人,心下不由一緊。難道江冽塵真已有所知覺,這便要對她下手?眼光自然而然的向玄霜瞟去。

            玄霜一接觸到她眼神,登時面色劇變,似乎參雜了些憤怒,立時將頭轉開。這不由更令南宮雪起疑,暗道:“倘若真是他出賣我,要生氣的也該是我才對,他來湊什么熱鬧了?”實則玄霜見她望向自己,便知是心中已有懷疑,昨晚承諾倒似全成空談,是以惱火不已。

            左護法冷冷的道:“右護法,你遲到了。”南宮雪強笑道:“是啊,不小心睡過了頭,剛才穿衣起身,請教主恕罪則個。”

            江冽塵淡淡一笑,道:“無所謂,右護法剛到我教中,對許多規矩還不熟悉,不必跟他計較。就不知——你昨晚忙了些什么?倒似很累的樣子?”他這隨口一問,南宮雪不知他是否另有深意,竟是連手足都駭得冰涼。

            玄霜瞟了她一眼,正是這副畏畏縮縮之象,最易令人起疑。本已打定主意不再理她,卻仍是狠不下心,道:“右護法很是好學,讀起書來孜孜不倦。估計昨晚上又在通宵夜讀了不是?”南宮雪見他給自己一個臺階下,遞去個感激的眼神,胡亂應了兩聲。

            玄霜卻避而不接,冷哼道:“你又沒打算去考皇室狀元,要這么用功讀書干什么?”想來他自幼在宮中給人逼著念書,是以對此深惡痛絕。

            江冽塵目光向兩人掃去,眼神中有種旁人看不透的神秘,道:“隨他去,多讀些書,做得個文武全才,才能更精于為本教出力。”南宮雪心中起起伏伏,不知他是當真不知,還是有意給自己遮掩。

            隨后玄霜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教主今日傳二位前來,乃是為商討戰略。”取出一卷地圖,在臺面鋪開。那赫然是一幅大清疆域圖,其中各處已畫了不少紅圈,另有幾處,以白線標注。南宮雪看不懂這些特殊符號,但見左護法一臉深思,也就配合著裝腔作勢,只等他解釋。

            果然玄霜道:“圖中畫紅圈的所在,便是咱們早已拿下的根據地。照此看來,似乎戰果顯著,實則不然。手中的城池,即使能為自身掌控,然若不能真正為我所用,借此取得更多利益,那就是廢城一座。但要真正得到萬民所歸,非一日之可成,尚需假以時日,大家,還要更有些耐心才成。咱們下一步的目標——”

            手指順著白線一路拖移,最終指向東北角的遼東一帶,道:“就是拿下這幾座城。那群人過慣了安逸日子,咱們發動突襲,定要他難以抵抗,手到擒來。至于戰略么,還是依照咱們從前一般部署,沒什么問題吧?要向每一個人分別說明,過于麻煩。咱們幾個都是足以獨當一面的大將,因此索性單獨分說,至于下屬的訓練,也就分由各位私下負責。”

            南宮雪聽幾人談論攻城陷地,口頭上隨意一言,背后卻不知更要死多少人、流多少血,最終卻只是為了他們毫無價值的野心。

            一將功成萬骨枯是不假,但若是讓他順利坐上帝位,卻無意為百姓造福,反以無盡殺戮為樂,怎能助他行惡?不禁叫道:“慢些,我有問題!那遼東一帶地處偏遠,歷來算不得什么戰略要地,就算打了下來,也談不上什么進可攻、退可守的優勢,然則費這番功夫,卻又有何意義?”

            江冽塵破天荒的開口回答了她,道:“誰說遼東不是要地了?先說地形毗鄰京城,此其一。況其乃是滿洲基業崛起所在、祖宗陵寢迫近之地,歷來深為皇室珍而重之。假如搗毀龍脈,則滿清統治,不攻自滅。此其二。再者,如果本座沒記錯,當今武林盟總舵的所在,似乎也正是位于遼東地界。”

            南宮雪心下又是微微震動,不知他特意關照此事,是否有意暗示于她。

            江冽塵道:“縱使不為那許多,得以拓寬疆土,總是沒什么弊端。或許右護法對咱們以往的戰略不大熟悉,左護法,待散會以后,你多教著他些。”

            一面隨意說了幾句,南宮雪全未聽清,正自暗中著急,又聽他道:“如今放眼中原武林,不少門派懾于我教聲威,已然俯首稱降,并將其本身派系轉化為我教的一處分支,這兆頭好得很,說明咱們在正道人統領的江湖,已然具備了足夠威勢。另有些人稱‘考慮后再作決定’,還不是聚集幫派前輩,假惺惺的商討一番,最終假作不得已,仍是一般的要聽命于我?迄今為止,始終負隅頑抗,且態度極盡強硬的,唯有華山派掌門孟安英。本座有意給他一次機會,又看在他是李盟主的師父份上,屢次忍讓,遣使議和。但那孟老頭子實在不識抬舉,將來使盡數斬殺,以此表示與我等對抗到底的決意。甚至大膽狂言,稱他華山派正是為剿滅七煞圣君而獨存,縱使全派血戰至最后一人,也絕不妥協。看來他的門派,是不想要了。本座一向仁慈,既然他如此急于求死,怎忍不成全他?等咱們攻下遼東,下一步要討伐的,便是華山。只不過還得依著這個路數,次序不可更改。”

            南宮雪聽到孟安英之名,腦中猛然一震。她并不如李亦杰一般愚忠,在她看來,孟安英雖是她的師父,品行卻不敢恭維。尤其是爭奪名利間,往往隨波逐流,又或是趨炎附勢。這一回面對魔教強權,另有不少門派不得已而受降,卻唯獨華山屹立不倒。這又怎不令她胸中感動,心下敬佩?

            即使她無異于給師父逐出師門,但那究竟是她自小長大的家,一聽說江冽塵要大舉與華山派為敵,反應立時與聽聞攻打遼東之時,事不關己的稍稍憤慨大不相同。面上登時顯出種怨恨、不忍、急迫交匯的復雜神情來。

            江冽塵看似自行與下屬研討,實則對南宮雪每個細微表情,盡收入眼,無一次忽視。道:“怎么,右護法,你有什么意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