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只为来寻你(二)

          作者:森囚|发布时间:2019-03-09 13:01|字数:1718

            天地一开始是没有缝隙的,那时候也不能称之为天地,它?#31995;?#20005;严实实,没有一点生命的痕迹。

            盘古一斧子劈开了它,来不及反应,它又开始合在一起,盘古扔了斧子,双手一顶,双脚一撑,就这么支撑两边,无法抽身。

            斧子落地生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长大,长过他的双腿,没过他的胸膛。

            绿色,是他诞生以来看见的第一抹颜色。

            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寂静无声,没有日月,江川。

            这便是混沌伊始。

            一切的开始。

            混沌之中,唯有这棵树木那么生机盎然,那么引人注目。

            盘古突然有点后悔这份差事。

            没有陪他说话,没有人?#36864;?#29609;耍。

            盘古闭上眼睛想:我就再守一会,过会再这么无聊的话,我就走。

            然后……

            然后他?#36864;?#30528;了。

            就保持着那么个姿势,不知睡了多久。

            某一天,他终于醒了,被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

            是树?#31995;?#19968;只小玄鸟。

            她的头,尾巴都是红色的,腹部绕到背上一圈是不同颜色的羽毛。

            这是盘古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生灵。

            “你好呀你好呀,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盘古,哎呀你怎么不说话呀——喳喳是什么意?#36857;?#20320;想跟我说什么?你也?#19981;?#25105;?哎呀你别这么盯着我,你长的好好看呀,你多大了。”盘古想伸手去摸她的羽毛,?#21482;?#27809;垂下来,天地的一边突然倾倒,盘古赶紧把手放回去,但无论怎么使劲,都变不回来了。

            后世《淮南子》曰:天倾西?#20445;?#25925;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注]

            玄鸟的眼睛中没有什么波澜,对于这个奇?#20540;?#19996;西也不敢兴趣。

            喳喳两声的原因是她想说:你真烦人。

            她蹦哒来蹦哒去,在树上找了个比较高比较舒适的地方,准备睡觉。

            头顶上又传来盘古的声音:“啊呀,你也看中了这棵树吗,我跟你讲,这个树是我的斧子化成的,我给他起名?#20889;?#26943;。好不好听?大椿真好听,你叫什么要不你?#34892;?#33853;?大?#27426;?#23567;落,真有寓意。”

            玄鸟合上眼睛,有点冷漠,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真他妈土。我就是死,也不用这个名字。

            盘古是个话痨,烦的玄鸟准备另外找个地方?#24067;摇?/p>

            混沌之中没有颜色,一切都是雾蒙蒙的,让人看的不真?#23567;?/p>

            玄鸟不知飞了多久,找到了凸出来的大石头,往那一靠,?#36864;?#30528;了。

            这块大石头有点大,是后来我们所说的昆仑山。是盘古开天地时候手抖?#31216;?#20102;。

            不知多少年,她醒过来,看见?#25628;?#33394;。

            黄色的皮肤,乌黑的眼睛,有点刺眼的牙齿和猫,绿色的瞳孔。

            这是她见过最美的色彩了,是这个人给她的。这便是四季。

            小男孩拿着大椿的枝条把它的树叶怼到嘴边,爽朗地笑着:“来,吃吧。”

            玄鸟:?#21834;庇心?#21507;树叶吗?

            但她还是张嘴了,为了不辜负四季,春华秋实,?#26576;?#20908;雪。

            小男孩眼睛里闪着亮亮的光,把她脱到手心中,在脸上蹭啊蹭。

            她一颗鸟心扑通扑通乱跳。

            “天哪,人鸟恋。小落你居然害羞了,要不然怎么满身通红,这?#32622;?#26159;脸红啊,天哪,伏羲你可真厉害,连小落都能为你……”

            玄鸟:?#21834;?#25105;本来就是红的。逃了这么久,怎么还没逃离这个话痨的掌心。

            伏?#32781;?#26159;这个人的名字吗?

            嗯,好听。

            伏羲把她放到大椿木的枝桠上,对?#25490;?#21476;鞠躬,“盘古爷爷再见,我要回家了。明天再来看您。”

            明天再来啊。

            那我等着你。

            盘古:“哎呦,好好好,唉,你妹妹马上就要生了吧,想好名字了吗?什么,让我取一个名字,我想想啊……女娲。女娲怎么样,伏羲对女娲,真有寓意。”

            玄鸟:?#21834;闭?#20182;妈土。

            第二天,他来了,再次把树叶怼到她嘴上说:“来,吃吧。”

            第三天,他来了,又一次次把树叶怼到她嘴上说:“来,吃吧。”

            第四天……

            ……

            不知多少年后,盘古胸膛前的大椿木上坐着一个女子,红衣胜火,肤白若雪,黑发如瀑,眉眼温柔。红衣从树枝上垂下来,摇摇晃晃地,很好看。

            她坐在树?#31995;?#19968;个人。

            等了不知多少年。

            “小落,别等了。今天他也不会来了。”盘古在她头顶说。

            这么多年,盘古长出来白胡子,头发也开始变得发白,他不再话痨,因为没有力气了。

            即使是神明也抵不过时间的洪流,他太孤单了。千年万年之间只?#24515;?#20040;一个小赤鸟陪他他身边,虽然总是对他翻白眼。

            他看着赤鸟一点一点长大,化成人形,却越来越?#32842;?#23521;言。

            她在等一个人。等了多久?他不记得了,等得他头发花白,说话都要大喘气。

            这世间有了人类,他?#24378;?#36215;来弱小而无助。

            伏羲?#38405;?#26102;几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似乎?#21069;?#20182;忘了。

            也把她忘了。忘记了这个曾经鸟心因为他而扑通乱跳的小赤鸟。

            作者哔哔哔:[注]:选自《淮南子共工怒触不周山》。玄鸟?#21495;?#21476;你个?#24403;啤?/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