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亲手断送

          作者:鹿苏苏|发布时间:2019-05-30 03:06|字数:1712

            被水滋润过的他感觉好多了,可意识仍旧不太清醒,靠在完颜惜若怀里握紧她的手喊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星儿,我是岳逸怀,身负亡国灭家之恨,假死诈逃,放下太子身段,改名月夜。暗居齐国,只为?#26263;?#33021;助我报仇给天下百姓太平之?#31034;?#31177;着一颗冰冷孤独?#30007;?#21364;遇到了最温暖的感情,星儿,我?#19981;?#20320;死缠着我的样子。”

            “还记得我的无理要求龙距吗?那是我?#38405;?#30340;考验,你想尽办法为我办到了。你阻止了他死,我很感动,也顺利被你骗了。”

            他的眼中如星辰般?#20102;福?#23436;颜惜若的眼泪已流到克制不住,任他抬手轻抚脸颊,叫的依旧是别人,“星儿,真的是被你骗了吗?我什么都没了,人是你的,心是你的,权谋武功都给了你,就剩下这条命,你也要?”

            “月夜的两年时光,充满了算计,你在其中不假,你一直是我致胜的终点。月夜从没想过要伤你……更别提……杀你。咳咳咳……”

            耗尽力气的他,扬起的手重重落下,被完颜惜若捧在手?#34892;?#30140;、珍惜。虽不知星儿是谁,可她嫉妒她,嫉妒她霸占怀哥哥?#30007;模?#23241;妒她跟怀哥哥经历了如此多!

            她给月夜上了药,包扎好,并换了件干净的外衫,等到天亮出于周全考虑她才离开。一定要把怀哥哥救出去,可单靠她一人之力以一敌百纵使可以,但带着重伤的怀哥哥一起还是有失败可能的。好在,得知她身在何处的王兄派了亲兵在城外十几里处待命相接。

            “什么?!提前行刑?!”寻冬急到又拔出了剑,?#34923;家?#26539;也不可?#23478;?#21040;瞪大?#25628;?#30555;。

            “不行!不能等了!劫狱!”

            ?#29256;?#39532;,监牢围了几层重兵,穆清亲自把守,根本不可能。况且……”雨蕊?#32431;辭剑?#20182;们还是翻进来的,?#34923;几?#20063;没比监牢好到哪里去。

            “无论如何,月夜不能出事。你我三人单打独斗也一定要救出他!我们,劫法场。以寻冬的功夫完全可以将人带走,剩下的,交给我,本将军还真有事要问一问他宇文枂!”

            月夜是被刺眼的阳光照射醒的,除了坐着睡脖子疼的难受,身?#31995;?#20260;轻了许多,可一动手指还是会有扎心的刺痛?#23567;?/p>

            门被打开,狱卒没说一句话,直接给他带上脚链手?#21019;?#21435;刑场。而那边,已被重叠包围,只要有人作乱,定会被包粽子。

            一早得到消息的文凌想着尽其所能做些事,戴着帷帽,求见于林安信府上。

            林孜芯跪在紫金殿后阁花园为月夜请命,宇文枂也只是越看越心?#22330;?/p>

            一个时辰后,刑场已聚满了人,监?#27573;?#22352;着的宇文枂一身黑色龙袍,是那么高冷、无情。

            当白?#34385;?#30456;被推上邢台,绑在行刑柱?#21364;?#34892;刑,百姓议论纷?#20303;?/p>

            ?#38712;?#20040;要杀相国大人?”

            “相国大人是为民所想的好官啊!”

            “相国大人是岳国太子!岳王?#20146;?#21220;政爱民的君王!他的儿子定也是能让百姓安居乐业的君主!”

            宇文枂倒是没多在意百姓的话,只盯着他身上洁白的外衫看,昨?#21344;?#36824;血迹斑斑,还敢说无人去见你!寡人看你在牢中过的也挺滋润!

            穆清手中的匕首突然被他夺过,一步步盯着他走近,而月夜也正目不转睛的迎接他的注视,瞥到他手中的兵器月夜突然一笑,宇文枂的手一紧匕首鞘落在了地上。

            一声兵器插足于肉体的声音传来!

            月夜胸口的白衣迅速晕染了层红,微皱的眉心在他抬起头时完全舒展,宇文枂?#21046;沉搜?#20837;了三分之二的匕首,实实插入,不疼?他的手突?#27426;读?#19979;,为?#25628;?#39280;,又将匕首迅速拔出,血汁飞溅洒到他的脸颊。

            ?#26001;耍 ?#30340;一声,他的拳头落于一侧,最后关头!你还是不肯求寡人一声?#20811;?#21477;软话?

            “寡人说过,此生最恨的就是背叛,尤其是你,因为寡人只?#24515;悖 ?/p>

            月夜?#22253;?#19968;笑,“寡既孤,我说过,不?#19981;?#20320;私下如?#39034;?#21628;自己。我是岳国太子,但更多的是你?#30007;值埽?#20320;的门客,你的军师,你的相国,还有,你的月夜。”

            宇文枂拳头才松了一丝,他有了伤心之意的表情又迅速回归冷漠。“宇文枂,几天内,月夜伤上加伤,如数拜你所赐。痛比今日的多的是,可月夜只会记得今日,因为,这一刀是你亲手给的,你方才拔出的不仅是匕首,还有月夜心中?#30007;?#20799;。”

            宇文枂还没来得及?#20174;?#20182;的话,就被一重物袭击了脸颊。

            ?#26001;藎 ?#30340;一鞭在他脸?#19979;?#19979;血痕。

            “嘭!”的两声脆响束缚月夜的锁链断了。站不稳的他倒在?#36865;?#39068;惜若怀里,发现怀哥哥又受伤,她看准回过头的宇文枂再一鞭子重重打去,“混蛋!”

            ——————

            嗯,顺利完成三章的微动,在77、78、156,可能改的没有之前好看了,但也没办法,宝贝们大概或许还会记得它原来的样子哈哈。

            耶,这章有似曾相识的场面,

            像极了文案,

            本苏终于写到那里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勇士vs鹈鹕 法兰克福队哪些球员有伤 勒沃库森奥格斯堡 川崎前锋vs悉尼Fc 北京11选5开奖 奇迹觉醒晶缎是干嘛的 勒沃库森大学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弗赖堡气候 2019天龙八部手游星宿什么时候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