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四十四章 复活的蓝莓树。

          作者:源野清晨|发布时间:2019-04-19 17:34|字数:3008

            想要达成某件事,你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弗拉米比利要和玛歌结婚的决心既不适宜时机又令人漱漱发抖,这个奇怪王子有太多不伦不类的举止啦,他起初似乎是?#19981;?#20256;教演讲的,?#31995;?#20197;后还想吃狮子肉,他看上去的确十分英俊,可为什么要把自己扮成印度样子呢,他?#27426;?#27809;什么不敢做的吧,只要他想做的事,?#27426;?#37117;会去做,结婚这个事情兴许只是他日常消遣的借口吧。和这样的男人结婚玛歌可不?#25954;猓?#25442;成其他的没准她还会答应。毕竟她的年岁还?#24515;?#36731;,况且结婚这个词完全脱离了她的想象。

            “和我结婚。”弗拉米比利再次说道。“成为我的妻子,我可以帮你找到任何你想找到的人。包括你的父亲。”

            “不用你找,我?#19988;?#32463;有线索了。”弗拉米太唐突无礼了,玛歌说。

            “给我。”弗拉米朝侍者伸出一支手,他的眼神紧盯着玛歌,袖子从他的掌骨丝毫不敢怠慢地滑落到臂膀关节。一个正宗的印度侍者赶忙从银盘中夹起一支蓝莓花。

            “附近林子里采的,别担心,我不是在玩花样。”他把花温柔细致的别在玛歌耳旁说着。“我?#19981;?#20320;。不止是因为你那双美丽的眼睛,也不止因为你的粉色耳畔多么芳香,我乐意帮你。想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和我生活在岛上。因为只有我可以给你最好的。那么你呢。”他的手指停在玛歌的下巴尖。

            “我不?#19981;?#20320;。”玛歌也盯住他的眼睛。

            “你在说谎。”弗拉米说。他似乎总?#21069;?#35805;说到连自己也不能预知的地步。从不过问别人的想法。这也致使他总不停弥补自己那些没有风度的大话。

            “这里人人都?#19981;?#25105;。为什么你不?#19981;?#25105;?#20426;?#24343;拉米的眼光踱定,这似乎是事?#25285;?#20182;是这里最英俊的男子,只要他那双光亮的明眸一直注视自己想要的东西,全神贯注,那么总有所获。

            “因为她心有所属!”格蕾丝说,她对结婚这个要求感到无礼而替他羞耻。“你长得这么英俊,不难找到自己心仪的女孩,可为什么偏偏?#20184;?#35201;玛歌呢?她可是在你之前被其他男孩子相中了,不经过其他男孩子同意你就要和人家求婚吗?#20426;?#26684;蕾丝说完好一阵痛快,她最?#19981;?#29595;歌了,兰伯特虽然是个农夫,但是?#20040;?#27809;有这个怪?#19968;?#37027;么姿态高傲,说话超脱。

            “弗拉米刚刚建立起的目光,显然?#28010;?#20102;,他的目光转移到了格?#23039;可?#19978;,兴致油然地冲她眨了下眼睛,“等玛歌和我结婚后,我自然会告诉那个?#19968;鎩?#30524;下,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就尽管提出来,只要玛歌小姐答应和我结婚,我都会满足你们。”他这话说?#32654;?#25152;当然,如此一来就单方面便决定别人的想法,好像这事终成定局,记录在册。

            艾米丽也走上前来,她把玛歌的胳膊拽过来,从地上捡起一颗细小的石子,朝弗拉米的脸重重砸去,石头顺着弗拉米的锁骨掉进胸膛里。“玛歌小姐,我来保护你!”

            “艾米丽!等等我”格蕾丝也跟上。

            见几个女孩要逃走,弗拉米没有生气,他只是慢慢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蓝莓花,嗅着味,看着他们逐渐进入没有光亮的灌木林里…

            那里的蓝莓花正在夜里悄然盛开,礁石海域的花海守护者早已为她们准备好酸甜解暑的蓝莓果?#25285;?#24178;净的棉被,柔软的床铺。

            英国绅士去哪呢?好吃鬼吉姆,这吊儿郎当的农夫不知道把牛儿们牵去哪了,玛歌他们只有不停往前走,找一个有光的落脚点。等清晨一到,便继续寻找男爵。

            现在,夜间深林是?#24067;?#30340;,没有路标,小径岔路繁多,只能摸索着前进,白天?#31995;?#30340;时候不觉得有多远,可天黑就不一样了,没想到?#30036;?#30340;路这么多,玛歌他?#20146;?#20102;半天也不见半个人影,一路上又饿又喝,就在她们实在走不动的时候,终于看见一盏烛火,就在前面,艾米莉负责拨开挡路的?#21448;Γ?#26684;蕾丝则踩裂?#30036;?#30340;枯?#25238;?#33469;,保证玛歌前进的路是?#25945;?#30340;,她们三个慢慢走近烛火,在第一盏的前面五十步还有一?#25285;?#19968;直望去,前面还有,两?#25285;?#19977;?#25285;?#22235;?#24608;?/p>

            “我们还要继续往前吗?#20426;?#33406;米莉说。

            “是的。”

            “好,那我们沿着光源走,前面非善即恶,总好过没有方向乱走。”

            “快点快点,我好害怕!”格蕾丝抓紧艾米莉的衣服。

            “格蕾丝,你的?#30036;?#26159;什么,好像踩到尸体了…”玛歌的手戳了一下格蕾丝的腰,她模?#20262;?#39740;怪颤抖的声音,把格蕾丝吓得不停往前跑。

            “我们的速度终于变快了,前面还有四盏光亮,格蕾丝再跑快一点!”

            “艾米莉,我?#24378;?#36319;上去吧。”玛歌说。

            …

            前面的路越来明亮。如同到达光源的尽头,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头顶干硬枯乱的头发,他手里握住一把短短的尖刀,从一扇矮小的木?#30036;?#33853;魄地爬了出来,那尖刀深深地嵌进泥土里。直到他走到光源点,试?#26082;?#20809;穿透身体,他那污浊的灵魂才得以灼净。他或许已经留意到附近精灵们的注视,或许他?#36824;?#20046;自己是否如愿直升天堂。闯入他境地的孩子们,想必是他在这世上最后见到的人了。现在他便要?#36134;?#33258;己,让徒劳无功死去,让行尸走肉死去,让衰颓彻底从这个世界永远根除。听啊,那些人说神会摘除他眼球,收回他的听觉神经,让他的思想安静长眠,永远感受不到任何动听的乐曲,敏感懊?#30504;?#19968;切的一切全都完完整整归入?#23601;粒?#27969;放进触觉不到的皮肤中,血液里。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他清醒以后,芳香和裹尸布一样缠绕住他灵活的心脏,绿叶掩盖他的额头,生机的光芒正匍匐在他肩上。

            他又看见天?#30504;?#26641;杈,落叶,还有蓝莓叶脉上渗透出褶褶生辉的露珠。

            现在感觉如何?

            他度过一个相当?#26519;?#30340;夜晚。

            放弃死亡了吗?

            他不会放弃死亡,但是会适当延迟死亡的时间。

            “?#19968;?#21147;所能及去帮助你们。”

            “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从我眼前死去!”艾米丽说。“我?#19988;?#24230;过相当?#26519;?#30340;一晚。太好了,我差点以为你会是第一个死在我面前的人。”

            “好些了吗?先生。”玛歌问。

            “他的?#25104;?#30475;上去比昨晚精神多了。”格蕾丝手里捧着蓝莓。

            “我的蓝色浆果。”他重复着。“我的蓝色浆果。”

            “蓝莓吗?#20426;?/p>

            “这里!一大片都是。我可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蓝莓灌?#23613;!?/p>

            “我妈妈从很早以前就想生活在灌木林里。”

            “我的蓝梅树,我的浆果,我的蓝莓树…”男人微弱地张开嘴,喉咙内气体慢慢送出,他唤着,“我只要我的蓝莓树…”又昏昏?#33080;了?#36807;去。

            “现在你们有什?#21019;?#31639;?#20426;?/p>

            “我也不知道。”

            “天知?#28010;?#32463;历了什么,会想不通自杀。”

            “你们早上没有什么发?#33268;穡俊?/p>

            “?#23452;?#26469;想去,他的小屋里可能有其他证明自杀的线索,比方说遗言笔记,坏蛋的标志物品,到现在为止我们遇到的岛上的人都非常怪异,说不准整个岛的人都知道?#20223;?#22900;隶,还有关于?#37326;?#29240;和兰伯特失踪的?#26029;ⅲ?#20309;况这个男人的身材和庄园里的总管一样高,却住在矮小的屋子里,太古怪了。”玛歌说。“格蕾丝,看住他,我和艾米莉去他屋子看看。”她把手里的蓝莓全倒在格蕾丝的摊开的裙里,拉着艾米莉朝矮屋走去。

            还没完全推开?#29275;还?#21050;鼻浓烈的酒味就?#29992;?#32541;里散出来,在整个门打开的那一刻,所有气味全部涌出来,像是一群挣脱黑暗束缚的年轻灵魂,逃难一般横冲直撞的消散挥发在?#25484;小?#30041;下?#20808;?#30149;残的苟喘气息附着在木板隔间的墙壁上,棕树垫子的棕丝上。受惯反反复复碰击的铃铛终于滚落到在门前,杂蚁和昆虫在面包顶筑着巢,勤奋挖着孔,两方均势力敌互不相让。

            “这里没有遗书,连支笔的影子都看不到。”玛歌从里面木屋里退了出来。才敢打开自己的喉咙和鼻腔。

            她问:“现在几点钟了?#20426;?/p>

            “九点?#21360;!?/p>

            “那男人醒了吗?#20426;?/p>

            “需要?#37326;?#20182;打醒吗?#20426;?#33406;米丽接着朝格蕾丝喊着。“把那个男人推醒,我们得上路了。”

            “他醒了!”

            “太好了。”

            你们从何地而来?韦布莱姆庄园,那是个很知名的度假寓所呢。他在那里工作过,喂养牲畜,清洗便池。可以把任何脏活打理得仅仅有条呢。但是他更?#19981;?#23432;护他的蓝莓灌木林,只不过近?#38382;?#38388;遭遇到一些不小的变故,令他孤掷一注,这才使他失去了生的希望。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谦逊的笑着,和昨晚那个在火苗前焚?#25214;?#29289;的自?#21495;?#22914;两人,他的神态已经恢复自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富贵王国怎么玩 排列5开奖直播3d 沙巴体育的NBA冠军盘 飞龙在天游戏 萨索洛与切沃足球比赛预测 穿越火线手游 拳皇98ol克隆zero值得练吗 斯特拉斯堡教堂天文钟 福建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