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壹】莲殇 楔子

          作者:儒风丝雨|发布时间:2019-04-20 12:30|字数:3164

            一、

            剪鸢初来花果山时,刚修炼成人。

            方能收起她那叶梗,只是双耳还是莲花瓣的形状,所以只好以青纱遮面。也正是因为这一方青纱,惹起了他的注意。

            剪鸢记得,那日她行于山中,路过一棵高树时,面上青纱似被什么勾住,动弹不得,她本以为是树枝,抬头间,却对视上,一张到挂着的满是猴毛的脸,眼瞳意外的有神,嘴角带着戏谑的笑。

            而青纱就在那一?#24067;?#34987;扯下,擦过他的脸颊,露出的两边本该是双耳,而此时只是两朵浅粉色的莲花。

            剪鸢连忙低下头,伸出双手将其捂住,面?#31456;?#19978;一片绯红。

            树?#31995;?#29492;子噗嗤一下笑出声,落在地上“原来你是朵花!”

            她剪鸢,是南海观音座前莲池中的一朵,修炼千年,才得人形。因观音大士远游期间,才得以私逃下界,却不料遇到了他这贪玩的猴子。

            剪鸢捂着“双耳”抬起头“你不也是个猴子!”

            他突然收起玩味的笑“?#20063;?#26159;猴子!不,?#20063;?#26159;普通猴子!”

            她不以为然“看你那一身毛,普不普通也都只是猴子。”

            他暗暗记下这句话,待剪鸢在见到他时,亦是一年之后。

            他因她一句话,跨过千山万水,寻五庄观拜师学艺,赐名,孙悟空。他想等再回去时,便可告诉那小花他有名字了。

            他苦练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便是十万八千里。他?#34892;?#36843;不及待了。

            而师傅看出他的急切,摇头,将他赶出道观。

            他落了一滴清泪,翻上筋斗云。

            再回到花果山时,却是变了个模样。

            这山中有妖来犯。

            而那小花,不知所云……

            他打入洞中,却在其内发现一朵凋零的莲花,心中一时竟忍不住刺痛了下。

            他满腔怒火,眼见那妖不即,突然窜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挡在他面前。一年未见,她第一句说的却是。

            “猴子,住手。”

            他大口喘息着,突然笑了“你没事……就好。”

            原来,那牛魔王占水帘洞时,喜其娇俏,便收她为义妹,宠爱极佳。

            他得知后,八拜结交,认为大哥。

            “小花,我现在可以变成任何模样,不只是猴子。”他满心欢喜,说完后变成了一只鸟落在她肩膀处。

            剪鸢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后不准痕迹别过头?#35857;?#21040;“这鸟还不如猴子呢!”

            “那这样?#20426;?#20182;落地变成了一只松树。

            她没说话。

            从动物到景物,再到天?#31995;?#20113;空中的?#26223;!?#20182;变化着想从她眼中找到一丝惊喜与赞叹,可她眼中除竟空无一片。

            他望着她的模样突然想起来什么,直至清朗的声音响起。

            “这样呢?#20426;?/p>

            剪鸢的表情发生了变化。

            她?#34892;?#22823;睁的眸子了,是一张俊朗的脸庞,双眼若?#27973;劍?#24102;着不羁与放纵,高挺的鼻?#28023;?#32039;抿的两片薄唇,若是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他褪去满身的猴毛,变成了个人……

            “你一身毛,只是个猴子。那现在呢?#20426;?/p>

            她别过头?#35857;?#30528;?#34892;?#32495;红的双颊“也就那样吧。”

            他将她神色尽收眼底,显出得意之色,似乎一切努力都已值得。

            “对了小花,我有名字了,我叫孙悟空。你呢?#20426;?/p>

            “我?剪鸢。”

            花果山中,他为正在熟睡的她盖上被子。

            突然发现她双耳处的粉色花瓣渐渐变成红色,不由叹?#19997;?#27668;。

            “?#28909;?#37266;了,就别?#20843;?#20102;。”

            她睁开眼,半张脸缩在被?#23567;?#25214;我?#38382;攏俊?/p>

            “就是想来看看你。”他如实回答“话说……我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20426;?/p>

            她点头“好啊。”

            筋斗云十万八千里风光,她不由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腰,他身子猛地一僵,半响小心翼翼问道“小花,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她将脸埋在他?#25104;喜?#26410;回答。

            观音大士,出游三天,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如今三年将至……而她……

            她突然不知哪来的勇气,就那么的坚定回答。

            “会!”

            小芽死时,剪鸢跪了整整一天。

            他站在她背后一言不发。

            直至在此抬起头时,眼中只有杀?#23613;?/p>

            他攻下十?#30636;?#22320;府,阎罗殿内,勾去生死薄上所有猴族的名字。

            他返回之时,脸颊?#31995;?#34880;还未干,一滴?#28201;?#22312;她心上。

            “再也不会有猴子死去。”

            她仰起头望着他满身伤痕,一滴?#35813;?#30340;液体就那么顺着脸颊流下……

            他慌了,手忙脚乱,伸出满是猴毛的手想为她擦去,突想起,她不喜自己满身的毛,不由顿在半空。待那纤细柔弱的手握住他的大手扶上那冰凉的脸颊时,他感觉有一股奇特的电流顺着掌心传到那胸膛中跳跃的心脏之上。

            “剪鸢……”

            ?#21543;?#29492;子……

            剪鸢?#28216;?#24819;过,自己会?#19981;?#19978;一只猴子,并且爱的义无反顾。

            观音大士云游归来,得知此事,命手下童子前来捉拿。

            那夜。

            剪鸢与他并肩坐在高树上,他亦如既往的想逗她笑。

            而她一直沉默不语,良久才抬起头,轻唤了声“猴子……”

            “?#29275;俊?#20182;侧过脸“怎么了?#20426;?/p>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20426;?/p>

            他如孩童般笑了“当然。”

            “那……你能在叫一声吗?#20426;?#22905;注视着他的眼眸,眼神?#20889;?#30528;说不出的哀伤。

            他微微向前探身,在她耳边一字一顿道。

            “剪……鸢……”

            她突然就那么将头埋在他颈窝,柔软的猴毛意外的温暖。

            他一怔……随后想抬起手扶住她的腰肢……却终是停在半空……只得轻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20426;?/p>

            她摇头“无事……我只是困了。”

            “那你安心睡吧,?#19968;?#20445;护你。”

            一道清泪顺着脸颊,落在他颈窝,?#34892;?#20912;凉……

            他就那么直挺挺的坐了一?#26775;?#20219;她安睡于自己身旁。

            夜色渐浓……他低头望着身旁的人,眼中满是怜爱,随后不由安心磕上眼帘……

            却熟不知这一眼却亦是永别。

            她一路西逃,找到了我。

            她唇瓣轻启,只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听后摇摇头长叹一口气“痴儿……也罢……”

            她因此动了情脉,犯下天条,理应毁其元神。

            天帝下令时,她笑了……

            他知道之时,她早已灰飞烟灭。

            这南海莲花依旧开,只是在无名剪鸢。

            一路杀上九重天,棒指龙椅上那人,他喊的撕心裂肺“她何曾做错过什么?#20426;?/p>

            那龙椅之?#31995;哪?#20154;,淡然道“?#23665;?#19981;?#32433;?#19971;情六欲,凡触之,理应当诛。”

            他以命搏之,入丹炉而不悔。

            三昧真火焚烧七七四十九天,疼痛入骨,可他脑海中只是不?#31995;?#28014;现出她的脸。

            他不能死……

            丹炉破,他火眼金睛。

            大闹天宫,什么天规天条,你们拿走了我的命,拿什么偿?#26775;?/p>

            直至西天如来佛祖对他道“人世间七情六欲不过须弥耳,舍其方有得。”

            他失神刹那,便是五百年的?#38706;?#33853;寞。

            他曾桀骜不?#20445;?#19982;天齐名。

            可如今……却一无所?#23567;?/p>

            五百年后,观音大士找到他,让其护送一个和尚去西天取经。

            他沉寂了五百年……自是拒绝。

            观音?#20540;饋?#20320;还想在见到她吗?#20426;?/p>

            他抬起头。

            “取回真经,?#38405;?#30456;见。”

            脱离五指山的?#24067;洹?#31455;不是得到自由的喜悦,而是一种这世间无你唯我一人有何意义的失落……

            他曾三番五次认为观音不过是骗他,多少次想回花果山。

            直至那一顶金箍,却是缚住了他的心,只因其中,有她的一丝精魄。

            九九八十一难,他修成正果。

            封,斗战胜佛

            也就是金箍落下那一刻,似乎有什?#21019;?#35760;忆中剥脱而去。

            她与他的记忆,如同那金箍,消失殆尽,他在忆不起……

            他西天取经,所谓?#38382;攏?#20182;大闹天宫又是为何?

            算了,记不起了……

            或许不重要吧……

            而当日,剪鸢对我所说乃是“让他忘了我。”

            此时?#21069;?#20182;一路,缚其修成正果的金?#20426;?#36830;随着她的精魄从此化为他座前的一朵莲花金灯,长伴其左右,她终得所?#28014;?/p>

            而他……却再也不曾看她一眼……

            我高调起酒壶,轻酌了一杯,随后推向对面那人。

            那人半倚在榻子上,依旧是一身的猴毛,一袭宽松的袈裟罩体。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

            我微微垂目不语。

            “找我?#38382;攏俊?#20182;不改当年急躁的脾气,一杯酒下肚便开门见山。

            “无事,只是最近酿了?#23576;疲?#26080;人品尝,便不请自来。”我道。

            他爽朗一笑,自顾?#38405;?#36215;剩下的酒壶,对着壶颈灌了一口“这味道,?#34892;?#20687;是……”

            我注视着他等我下文。

            “莲花!”

            我点头“此酒是以清晨荷叶?#31995;?#38706;珠所酿,自是有股莲花清香。”

            他点头,眼神竟有一丝恍?#34180;?/p>

            “大圣?#20426;蔽一?#20102;一声。

            他回过神“哦,这么好的酒,可有名字?#20426;?/p>

            ?#19968;?#31572;“还不曾有,还望大圣赐名。”

            他低下头,在抬起时突然就那么道出两个字“剪鸢。”

            简单的二字从他口中吐出,一时竟有一?#21482;?#22914;隔世的感觉,他在记不得她的一分一毫,却脱口而出,她的名字……

            我的目光落在那座前的莲花灯上,火焰在那?#24067;?#36731;轻跳动了两下。

            “?#29275;?#22909;名字。”

            尾声:

            世人皆以为他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因为?#21050;?#30427;宴,其实他是为了一莲仙……

            即使连他自己也在不记起……

            “猴子。”

            “嗯。”

            “哦?这次你怎?#21019;?#24212;了?#20426;?/p>

            “因为只?#24515;?#19968;人能这么?#24418;摇!?/p>

            ————《她说》?莲觞

            吾为汝殇,终其不悔。

            END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乐友广西麻将安卓版 金钱蛙有毒吗 香港分分彩走势图 寻仙手游极品坐骑怎么弄 英雄联盟宇宙 永隆线上娱乐城 成都麻将免费下载 热血传奇客服端下载 柔佛DT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