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第三十九章(50)

          作者:以歿炎涼殿|發布時間:2019-05-29 13:07|字數:4479

            順治苦笑道:“此地眾人,個個罪孽比你重。與先前一幕相比,你不但無過,反而是對朕最為忠心者,朕又怎會怪你?”隨即端正顏色,道:“你來得正好,倒免于朕多走一躺乾清宮……湯少師,你當初是科舉奪魁,這才入朝為官,朕沒有記錯吧?這時間一晃,也過去七年啦……你初時高中狀元,朕未經進一步考核,便對你委以重用,確是看著韻貴妃的關系。但如今看來,朕的選擇沒有錯,你也從未辜負過朕的信任。”

            湯遠程道:“皇上過獎了。進宮之后,才知博學之士不勝枚舉,宮中典籍,更是浩如煙海。下官所要學習的,還多得很。”

            順治道:“此番令朕感觸最深的,卻是咱們為政多年的弊端。何必拘泥于種族之見,過度束縛了自己的眼界?不論是中原,還是各地番邦,都有屬于自己的優秀文化,否則也不至于傳衍至今,依舊繁榮。更何況同族人未必便會真心待你,異族人未必就不能一心效忠……”湯遠程喜道:“不錯!下官曾多次向皇上提及,如能真正做到‘滿漢一家’,實乃大清之幸,天下之福!”

            順治道:“是了,但現在不少漢人,對咱們滿清都有偏見。這以后,就仰仗于你和耀華多加費心了。你二人年歲尚輕,恰好正偏于一文一武,你們輔佐朝綱,朕能放心。今后的大清,恐怕還要以你們為中流砥柱。對于理政之道,不宜一味墨守成規,卻也不能過于離經叛道……此中尺度,還要你自行衡量。”

            湯遠程怔了一怔,道:“皇上……”辭官之言到了嘴邊,見他這一副深切哀痛的面容,一時竟說不出口。

            順治在兩人肩上各自拍了拍,一聲長嘆,臉上卻顯出種塵埃落定的釋然,道:“好啦!該說的朕也都說了,接下來,也到了朕該離開的時候了。”眾人面上均顯詫異,道:“皇上,您……要到哪里去?”見他神色凄涼,絕不似尋常擺駕回乾清宮的架勢。

            順治道:“經歷過這許多事,朕只覺人生如一場滄桑大夢,浮華轉頭空。夢醒之后,緣分也就盡了。不管曾擁有多少東西,最終都將失去,什么都握不住。即使貴為天子,仍然無法同生死相抗。朕還記得,年初時的慶典,大家濟濟一堂,何等歡欣,不料此時此刻,已是曲終人散。任何一場大戲,都終將有落幕的一日,有道是‘天下無不散之宴席’。朕看破了這世間緣深緣淺,無意再同眾人追逐于粟米之屬,草木之朽。天地廣闊,卻難覓容身之處。聽聞唯有佛法無邊,值得參研之道,僅此而已。朕即日便離宮獨行,尋一家寺廟落發出家。從今以后,靜修參禪,青燈古佛,了此殘生。”

            眾人初聽之下,都是大驚失色,紛紛上前規勸,道:“皇上,萬萬不可意氣用事啊!”“皇上,大清國的江山,可離不了您啊!”“皇上……”順治一擺手,道:“朕心意已決,爾等無須多言。”

            眾官員仍不死心,似乎多勸一句,就能減少幾分曾參與謀反的罪孽般,一個個說破了嘴皮,順治始終無動于衷,面色冷硬,一路向前直行。眼看著就要跨出吟雪宮門檻,玄霜似乎忽然下定決心,排眾而出,喚了聲:“皇阿瑪!”

            順治并未轉頭,道:“不必再叫朕了。你是個很厲害的腳色,或許其他人都不如你,朕沒有將你列入主犯之一,是因為你跟他們不同。但你也是朕唯一看不透的一個,你要是擁有良知,會比沒有更可怕。相比之下,你幫過朕一點小忙,朕不是是非不分的人。但是……人總有自私懦弱之時,即使是君王也不例外。從今以后,朕再也不想看到你,咱們的父子之情,自今日斷絕。”

            玄霜身子微微顫抖,盡了極大的努力才壓抑住涌動的情緒,道:“皇阿瑪,你不必急著跟我撇清界限。兒臣雖然狂妄,總也有最起碼的自知之明,鬧到今天這一步,難道我還指望你會將太子之位拱手相贈么?不錯,我還太不成熟,還有許多我不夠了解,也無法掌控之事。但是今天我也把話撂在這里,總有一天,等我長大以后,我還會再回來,我會拿回屬于我的一切!我說過的話,即使碰得頭破血流,即使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也定會做到!”

            順治冷冷地道:“如果你就是要向朕說這一些話……皇位之爭,已與朕無關,你請自便。”

            玄霜咬牙道:“不是的!如果……如果董鄂妃對你而言,真就比性命更重要,可以決定你生活中一切的樂趣,關乎你在俗世紅塵間的全部留戀……那么,那么我就告訴你,其實她并沒有死!”順治愕然轉身,道:“你此話當真?”

            玄霜見他反應如此激烈,慘然而笑,道:“皇阿瑪,您果然如此在意她……那時我無意中發現,那個女人同下屬計劃著,要借董鄂妃之手,除去佟妃,才送去那一碗燕窩,害佟妃流掉孩子。此后我料定以她的個性,必然要消滅活口,她明知你不忍心動手,事情拖得久了,沒準會有水落石出的一日,因此她就另備一碗毒藥,到牢中去探望董鄂妃。我不愿看著悲劇再重演,就將那一碗藥……暗中調換。因此董鄂妃喝下之后,不過是陷入了一種假死狀態,我躲在一邊,看著他們抬著她的尸首出宮下葬。我也一直守在一旁,等到半夜里藥效過去,她醒轉來了,我就將她從墳墓里救出來,并且送到城東一戶民居,另外尋了幾個人專門服侍她的起居。為防他們嘴快,泄露出她的下落,便一概割去舌頭。想來這一年多,情況也不會有太大變化。如果您還愛著她,不妨接她回宮,您要是愿意,盡可給她安排一個新的身份,反正,也沒有人敢在背地里亂嚼舌根。可是你真愛她,就好好待她,女人很脆弱,她們要的東西很簡單,卻也是最不容易滿足。愛是不能跟任何人分享的,我知道作為帝王,這或許很難為你。但想必你更加不忍,讓一個視你為神,心里只有你的柔弱女子,再為了你的博愛,受到傷害。我只想說這么多,何去何從,你自己拿主意。再會。”說著竟然越過順治,先一步跨出宮門。

            順治沉默半晌,見著玄霜背影即將消失之際,忽然開口道:“你幫了朕這個忙,朕多謝你。”玄霜遠遠站定,冷聲答了句:“不必。”身影立時躥起,消失在眾人眼前。

            天空中飄飄悠悠地落下一張枯黃色的紙片,順治不顧眾人勸阻,急步上前,只見那紙片上畫著歪歪扭扭的線條,儼然是一副地圖。順治對他一番苦心既存感激,又懷歉疚。望著他遠去的方向,感慨萬千,久久不語。

            這一場政變視為皇室丑聞,祁充格、福親王等人編著史書,自慚形穢,都將這一段略去。其后順治依據玄霜所繪的地圖,果然將董鄂妃接回皇宮,相處日久,終于頓悟當初為何會對她情有獨鐘。

            全因董鄂妃性子溫婉賢淑,與初次相逢之時的沈世韻極其相符。與其說是在追尋一份感情,倒不如說是在追憶當初令自己動心的那一份獨有的感觸,由此對她加倍寵愛,幾乎是將自己對沈世韻的那份情悸都寄托在了她身上。同時牢記玄霜所言,對其余妃子迅速冷落,唯獨專寵于董鄂妃一人。

            多爾袞離宮后四處漂泊,稱帝之心重燃,萌生起另尋一處駐足之地,重新聚集兵力,以待來日東山再起之念。曾在喀喇城中短暫停留,狩獵散心,不料突發急病,沒幾日就撒手人寰,那一日正是十二月初九。順治帝親自祭奠于郊外,臣民為其服制,并將攝政王信符收入內庫貯藏,尊其為懋德修道廣業定功安民立政誠敬義皇帝,廟號成宗。

            但才過三個月,蘇克薩哈,詹岱、穆齊倫等人首告攝政王逆節皆實。順治思及此前政變,當日是在心灰意冷之下,對其從寬處置,而今又經上官耀華等人攛掇,當即下令籍其家,誅殺黨羽。并正式追罪多爾袞,開棺鞭尸,削其尊號及一并母妻追封,撤去廟享。

            順治八年一月,英親王阿濟格賊心不死,趁攝政王發喪之期,伙同祁充格、剛林、福親王等人再度造反生變。平定后造幽禁。宮中有傳言稱福親王等人謀反一事,全由上官耀華一手策劃。為的就是除去這位輩分上壓制著他的“義父”,一面防止他“咸魚翻身”,再威脅到自身地位。

            同月十日,禮部上順治帝親政儀注,十二日正式御駕太和殿。此番順治再不如往日般逆來順受,二月順著剿滅多爾袞黨羽,將謀反諸眾一并盡誅。福親王一死,上官耀華在宮中即刻如魚得水,似乎也更證實了眾人揣測。為此順治卻是未發一言,對他也以隱忍安撫為主。

            十年后,董鄂妃逝世,順治悲痛欲絕,這一回再無人在身旁寬慰,終于一蹶不振,毅然離宮而去。有人傳說他果然在清涼寺出家為僧,也有人說他出宮不久,便即病逝。種種說法各不相同,此事更與莊親王舒爾哈齊及太宗皇帝皇太極的死因并列為清廷幾大懸案之一。

            順治離宮前,發布遺詔名曰“罪己詔”。首段說道:“朕以涼德承嗣丕基,十八年于茲矣。自親政以來,紀綱法度、用人行政,不能仰法太祖、太宗謨烈,因循悠乎,茍安目前,且漸習漢俗,于淳樸舊制日有更張,以致國治未臻,民生未遂,是朕之罪一也。宗皇諸王貝勒等,皆系太祖、太宗子孫,為國藩翰,理應優遇,以示展親。朕于諸王貝勒等,晉接既正東,恩惠復鮮,以致情誼睽隔,友愛之道未周,是朕之罪一也。”

            八年時湯遠程辭官而去,上官耀華勢力坐穩后,逐漸橫行無忌。順治對滿臣由衷失望,更以任用漢人為廣。是故詔曰“滿洲諸臣,或歷世竭忠,或累年效力,宣加倚托,盡厥猷為,朕不能信任,有才莫展。且明季失國,多由偏用文臣,朕不以為戒,反委任漢官,即部院印信,間亦令漢官掌管,以致滿臣無心任事,精力懈弛,是朕之罪一也。”

            董鄂妃故世后,順治追封其為端敬皇后。舉辦葬禮時伴有共同祭奠沈世韻之意,大量花費,詔曰“端敬皇后于皇太后克盡孝道,輔佐朕躬,內政聿修,朕仰奉慈綸,追念賢淑,喪祭典禮概從優厚,然不能以禮止情,諸事太過,豈濫不經,是朕之罪一也。”

            當年沈世韻謀反之時,曾草擬遺詔,逼他當場簽字。順治起初憤懣不已,其后對沈世韻百般思念,連那遺詔也視為珍貴紀念之物,離宮時更一并帶在身側。日夜深思,倒覺所言也不無道理。將原句稍加改動,錄入其中,詔曰“朕夙性好高,不能虛己延納,于用人之際,務求其德于己相侔,未能隨材器使,以致每嘆乏人。若舍短錄長,則人有微技,亦獲見用,豈遂至于舉世無材,是朕之罪一也。設官分職,惟德是用,進退黜陟不可忽視,朕于廷臣中,有明知其不肖,刀不即行罷斥,仍復優容姑息,如劉正宗者,偏私躁忌,朕已洞悉于心,乃容其久任政地,誠可謂見賢而不能舉,見不肖而不能退,是朕之罪一也。人之們事,孰能無過,在朕日御萬幾,自然多有違錯,惟肯聽言納諫,則有過必知。朕每自恃聰明,不能聽言納諫。古云,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朕于斯言,大相違背,以致臣士緘然,不肯進言,是朕之罪一也。朕既知過,每自尅責生悔,乃徒尚虛文,未能者改,以致過端日積,愆戾逾多,是朕之罪一也。”

            而關于爭議多年的冊立皇儲一事,遺詔中說道“太祖、太宗創垂基業,所關至重,元良儲嗣,不可久虛,朕子玄燁,佟氏妃所生也,年八歲,岐嶷穎慧,克承宗祧,茲立為皇太子,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釋服,即皇帝位。特命內大臣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為輔臣,伊等皆勛舊重臣,朕以腹心寄托,其勉天忠盡,保翊沖主,佐理政務,而告中外,咸使聞知。”

            據說起初是因玄燁年幼時患染天花,而后痊愈,據稱此疾從無復染,況且死里逃生,總是大富大貴之命。不僅如此,玄燁才能更是極為出眾,不亞于當年的玄霜。順治有時聽他言談,常有片刻恍惚,仿佛這兩個兒子從來便是一人。八年來他也曾遣人尋找,卻始終得不到玄霜的消息。

            其后玄燁即位,果然不負眾望,為大清奠定下堅穩基石,是為日后被尊稱為“千古一帝”的康熙大帝,另康、雍、乾三朝并稱為“康乾盛世”,亦是與康熙年間的鼎盛發展大有干系。

            這以后玄霜果曾再度現身,那時他已是轟動中原的“天宮主人”,名頭傳遍大江南北(詳情參閱《亂世紅塵錯》)。一遭生變,掀起新一輪風浪。此為后話,暫且不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新时时数据遗漏 一分赛车计划app 河内5分彩大小走势图 678彩票软件 吉林时时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 安卓重庆时时v2.1.4 河南22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风采时时结果 河北20选5168期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