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第四十九章、劫后余生(二)

          作者:博凌|發布時間:2019-05-26 22:10|字數:1998

            狄府大門上新刷的朱漆散發著獨特的味道,已被笨手笨腳的奴仆匆匆打開,供貴客出入。管家腿斷了,所有大小事務暫時都是嘉年公子代管,各處都缺人手。上次出事時,有丫頭家丁傷亡。新招的人一時又管教不過來。

            唯獨小晚,在廚房褪了幾次雞毛后,就被周大娘勸說,在廚房歇著了。按周大娘的說法,怕蓮莊那邊需要人手伺候。可是,蓮莊的小廝們鬧事時并沒有受傷。小晚也樂得清閑,每天只給胖大嫂送送飯,陪她說說話。

            周大娘有時會讓小晚去蓮莊試味,小晚說,少爺沒喊,我們去蓮莊不妥。

            狄府飲宴的日子到了,知府、城中富戶、風許和府兵諸將全都來了,只有風順巡城沒來。

            大家到了狄府,在院中寒暄。

            “時辰已到,怎的大家還在此處候著?莫非貪戀園中丹桂飄香?”

            祁王著一身月白織錦蟒袍,姍姍而來。

            眾人忙行禮。狄老爺帶著狄雍上前行禮,請王爺入席。祁王示意不必多禮,昂然而入。大家隨著魚貫而入。

            宴會堂內,祁王坐上首主位,旁邊陪著知府、狄老爺。風許眾人分坐兩旁,狄雍則坐在風許對面。

            祁王坐定,笑道:“沒有狄老爺這杯酒,本王都快忘了,替狄家求過情。”

            狄老爺入坐針毯,欠身再三致歉。

            祁王輕輕合上扇子:“說笑罷了,狄老爺何必認真。聽聞府上有上好的女兒紅,貴府的二十四橋明月夜,更是允州一絕。今天我帶大家來見識見識,狄老爺可不要吝惜。”

            狄老爺趕緊給個眼色,周大娘指揮丫頭們開始上菜。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狄老爺一擊掌,本地教坊的樂師和舞女翩然而來,舞姿曼妙,樂聲清揚,席間氣氛漸漸活絡起來。

            狄老爺起身敬酒。祁王飲完一杯,環視全場,似乎有些失落。知府好奇地詢問,莫非酒菜不和口味?

            祁王說,玉盤珍饈,單單差了一味菜。

            眾人問差了什么?狄老爺說,小人即刻去采辦。

            “古人云,言笑宴宴。今日有酒有菜,有歌有舞,獨獨沒有言笑。”祁王說。

            大伙愣住了,大家不是在說,不是在笑嗎?

            狄雍面色微變,他悄悄招來一個小廝,吩咐了幾句。小廝小跑著走了。

            祁王打開折扇,悠然說道:“本王喜歡四處閑逛,允州城內的書場,偶爾也有涉獵。前幾日,聽了一個大漠蛛妖的書,甚是有趣。可惜,這幾日書場逢亂關張,偏偏差了個結尾沒聽著。聽聞這說書先生,如今在府上。可否請出來,替本王了解這回書?”

            府中有此等人物?狄老爺疑惑。王府的隨從立刻趴在狄老爺耳朵上說了幾句。

            驚訝之色一晃而過,狄老爺忙說,小人立刻去傳此人。

            滿堂賓客,議論紛紛。

            不多時,一個身材瘦削,穿著藍布袍子的年輕人進堂跪下行禮。

            “草民孟小晚,見過王爺千歲千千歲。”著男裝的小晚俯下身。

            滿堂雅雀無聲。

            祁王微微一笑,讓她抬起頭來。

            她抬起臉。無數雙眼睛試圖尋找出不同尋常,除了身材高挑些,大家沒在她略帶紅暈的臉上瞧出什么不同。

            祁王比她想象的年輕,氣度雍容,一雙丹鳳眼,自帶風流。

            “哦,不是白先生?”祁王見她盯著自己看,不惱不怒,眉毛一挑道。

            “白先生是小人說書時的藝名,小人本姓孟。”

            “聽聞你的大漠蛛妖說得不錯,本王聽了一節,可惜沒有聽到結尾。今日飲宴,不如你說一段。”

            剛才在孝嫂子那里,慌張跑過來一個小廝叮囑她一定要穿男裝,如果讓她說書,一定要千方百計推脫。她用余光瞥了一眼狄雍,狄雍正低頭舉著酒杯,沒有看她,神色凝重。

            另一面,風許盯著她,面無表情。

            她不介意當眾說書,說書人早習慣了眾人的注視。但是在宴會上,在四周環繞著飲酒的賓客,堂上還坐著樂師和舞女的宴會上說書?幸好著男裝,不然豈不跟歌姬舞妓一樣?

            她伏下身體:“殿下想聽,是草民的榮幸,本不應辭。只是大漠蛛妖,有怪力亂神之嫌,若有膽小的,恐怕會驚嚇到貴客。今日堂上飲宴,諸位貴客歡喜非常,若嚇到人,草民吃罪不起。不如,草民為殿下說個別的,給殿下添個樂?”

            “嗯……什么書比大漠蛛妖好?”祁王臉色微沉。

            “聽著好笑的書。”

            “先說來聽聽。”祁王合上扇子。

            小晚略一思索,說了個段子。話說有個丈夫和妻子剛剛拜堂成親,丈夫無論如何要讓年輕的妻子拽自己的胡子,妻子不解,丈夫再三堅持,還讓她下死手去扯。妻子狠狠心,使勁扯他的胡子。扯完丈夫說,好了,現在輪到我拽你的頭發了。話音未落,扯了扯妻子的頭發。妻子立刻大叫起來。丈夫說,你扯我的胡子,用了最大的力氣,可我一點也不疼。可我扯你的頭發,稍一用力,你就喊疼。你記住,以后我們成親后,吵嘴,你急火攻心,想打我時可得千萬記住,我比你的力氣大。

            說完,堂上賓客低頭淺笑,舞女們有人嬉笑出聲。

            這是契訶夫寫過的段子。小晚只能賣弄一下,以示恭順。

            祁王的扇子在桌上不輕不重地一磕。大家斂容正色。

            “三綱五常,夫婦人倫,人人均需銘記在心,不得逾越。這笑話提醒大家,有趣有趣。”

            小晚悄悄松了一口氣。

            “今日賓客眾多,想來不是所有人都喜歡蜘蛛什么的。也好,下次換個日子,等不怕蜘蛛妖的賓客相聚,再請先生來講大漠蛛妖不遲。”

            小晚抬起眼,見祁王嘴角一絲嘲弄,趕緊低頭稱謝。狄老爺示意她退下。

            祁王很快起身告辭。等祁王和所有的賓客出門,一直垂頭立在門外的小晚才直起酸痛的腰。此刻她隱約發覺,說書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3d福利彩票试机号金码 广东11选5开奖直播 排列三软件下载 四川时时怎么玩 老重庆时时开结果 极速时时上必发票 北京赛pk10下载版 重庆彩时间变更 黑龙江时时550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