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溫馨提示: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訂閱或其他問題,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客服QQ。

          第二十八章、汽鍋雞

          作者:博凌|發布時間:2019-03-10 11:46|字數:2002

            “飯菜可有不妥?”

            小晚立刻從幻想中跳回現實,狗腿地答到:“沒有,沒有,我這就試吃。”

            人生,是妥協的藝術。

            在又跑了廚房22個來回之后,小晚蹲在廊下,對著食盒苦思冥想。總這樣也不是辦法。雖然運動更健康,但她更喜歡多樣化的有氧運動。現在有兩個選擇:一,發揮自己的魅力,讓少爺改變生活習慣。二,自己想點辦法,改進食物再加熱工藝。第一條她立刻就否定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雖然作為牡丹路支行一支花(作者:一共3個女的,一位姐姐懷孕修產假,一位中年姐姐是她們領導,還有一個稍有點胖),自己還是有一點魅力,但她希望把魅力用在自己愛的人身上,不準備出賣色相(觀眾:嘔吐)。

            于是,她開始動腦筋想轍改進食品再加熱工藝。她想起食堂,每個菜盆下面都是一盆加熱的熱水,保持飯菜可以從11點開飯堅持到12點半下最后一堂課的同學到食堂。問題是如何在古代不動聲色復制這一切,又不引起別人的懷疑。想到困難的地方,她不禁撓著頭。她在廊下坐立不安,不由自主繞到屋子右側,右側是一池荷花,就著荷花池,修建了木制的長廊。她站在長廊上,趴在木制欄桿上,觀賞一池碧綠的荷葉,不由得入了神。

            幾天以后,小晚悠然地坐在廊下。晚飯時間早已過了,昏黃的月亮已悄然掛上夜空。

            嘉年出來傳飯。看見婆子不見人,嘉年氣不打一處來。

            “怎的還不去熱飯菜?少爺要吃飯了。”

            “嘉年公子息怒。飯菜俱已熱好。”小晚不慌不忙站起身,“不才讓婆子先回去了。”

            她打開特制的----鐵鍋,鍋內熱水冒著熱氣,熱水中放置著一個薄鐵鍋,里邊放著四碟菜,正冒著熱氣。

            嘉年楞了楞,不滿道:“湯呢?”

            她笑吟吟拿出一個瓷罐:“今晚的雞湯,全在這里。”

            嘉年想發作,又不知該如何發作。

            “鍋剛才支在哪里?如何生火?”

            兩人回頭,三少爺站在門口,遠遠端詳那口鐵鍋。

            “不才怕走水,故而支在前院地上。火嘛……”她拿出幾根蠟燭。

            蠟燭在古代比較昂貴,平常人舍不得用來照明。不過,在狄家這還是一個問題嘛?

            “院中不可以有明火,這樣太危險……”嘉年剛說話,三少爺就走了出來,他走近鐵鍋,里里外外端詳了半天。

            “我沒見過這樣薄的鍋。”

            “不才特意請鐵匠打制的。”

            “這倒是個好法子。”他點點頭,“你從何處得知此法的?”

            “胡人行商,走南闖北。常用這個法子熱飯菜,他們說這法子是南詔地方傳來的,據說南詔有個男子需要苦讀,就住在離家頗遠的島上,他的妻子常給他送飯。島外做的飯,拿到島上,常常已經涼了。于是妻子就想了這個法子,保證丈夫吃上熱飯菜。此法叫汽鍋,裝雞湯叫汽鍋雞,裝菜叫汽鍋菜。”早有準備的小晚拿出汽鍋雞的傳說。瓷罐熱湯,利用的是瓷器的保持熱度的時間比較長,跟汽鍋雞反正也差不離。至于鐵鍋,就算作云南人民的發明貢獻好了!想來云南人民也不會計較的。(云南人民:我們不需要張冠李戴!)

            狄少爺恍然大悟。

            “從未聽過。”

            “少爺若去南詔,一定要嘗嘗當地的汽鍋雞,味道那叫一個……”

            小晚瞥見嘉年的臉色,停下話頭,乖乖地走到小廝擺出的條案前,站著試毒。

            狄少爺扭頭看了看嘉年。

            “少爺,該吃飯了。”嘉年輕聲提醒。他走回條案前,等著小晚試毒。

            小晚表示沒事后,嘉年遞上碗筷,白了她一眼。她悄悄退到一邊。

            “不夠熱。”狄少爺嘗一筷子,悠悠說了句。

            小晚差點摔了一跤。

            “還不趕快拿回廚房,再熱了過來!”嘉年瞪了小晚一眼。

            小晚暗暗詛咒三少爺一百遍,磨磨蹭蹭地過來。

            “快點!”

            “再薄些就好了。”三少爺放下筷子,“如果里邊的小鐵鍋再薄些,就好了。”

            “鐵匠大叔說,這已經是最薄的了。再打,就要換鐵錘了。可是,全城上下,他的鐵錘是最大最沉了!”

            三少爺陷入了沉思。

            “還不快些!”

            她收拾好飯菜,三少爺還是那副沉思的樣子,也沒說句話。她只好再跑一趟。

            好不容易發明個保溫飯盒,還是沒有解決她和婆子們的苦役。

            “你,叫你呢!”嘉年公子喊她,她磨磨蹭蹭走到門前,等著小廝們擺出條案試毒。

            三少爺站在門內,看見她揮了揮手。

            “我想到法子了。”他臉上帶著一層從未見過的光彩,脖子上的瘤子也不那么顯眼了。

            “什么法子?”她在門前站住,丫頭們不準入內室一步的。

            他指使小廝去將東西拿來,原來是個鐵片。

            “昔日干將莫邪鑄劍,融天地精華乃成。古人鑄鼎,也不光是用鐵。我試著加入了煉丹用的茶女等物,在生鐵片上倒入熟鐵汁,再涂上草鞋灰,反復錘煉而成。這塊鐵片不僅比原來堅硬很多,還更薄。用此物做鍋,鍋會更薄。我查了典籍,應喚精鋼。”

            原來是土法煉鋼,怪不得后院天天冒黑煙。

            她驚詫于他到達的科技高度,張大著嘴,搗蒜一般的點頭。

            “不過,還需鐵匠師傅熟習錘煉之法,才能制成各種器物……”他滔滔不絕的講述著,直到嘉年打斷他,喊他吃飯。

            他坐下端起碗扒拉著飯菜,似乎完全不在意飯菜味道。

            “少爺,您慢點吃。”嘉年心疼地勸道。

            “一會還要試試別的法子。”他說道。

            嘉年瞪了小晚一眼,不是她亂鼓搗,什么薄鐵鍋,什么汽鍋雞,哪有這么多事?小晚悄悄往后面站了站。

            狄少爺渾然不覺,他心情頗好地端起湯,問道:“那位讀書的丈夫,最后有沒有求到功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贵州快三遗漏统计表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1. <tbody id="m5hbd"><span id="m5hbd"></span></tbody>

                    1. <ins id="m5hbd"></ins>
                      <bdo id="m5hbd"><u id="m5hbd"></u></bdo>

                      1. <menuitem id="m5hbd"></menuitem>
                          <b id="m5hbd"></b>
                          <samp id="m5hbd"></samp>
                          pk10三分赛车技巧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山东福利彩票官网首页 捕鱼平台注册推广送金币可下分 中国福彩票开奖查询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建议号 福彩推荐号今日双色球 时时现在20分钟一期了吗 pc蛋蛋测试幸运网 河北福彩排列5开奖